首页 > 民俗湖北 > 现代马帮——从古盐道上幻化而来

作者:陈小林上传时间:2020-02-17

下一图集

现代马帮——从古盐道上幻化而来

核心提示:说起马帮,人们总会不经意间与茶叶、盐巴、丝绸、瓷器联系起来。从万州、云阳、奉节一带到鄂西,在古代有几条重要的通商道路,全靠人挑马驮运输。其中一条全程300多公里、1米宽的青石板路,又称“三尺道”,是宋代著名的陆运交通线,有“川鄂千里古盐道”之称。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一段时期,随着人口的增长,需盐量大增,运盐的挑夫和马帮也日益增多,于是一路上便出现了许多关口旅店、骡马店。如今,随着公路、铁路、高速路的开通,这些马帮已渐行渐远。近年,却在原古盐道的沿途出现了新的马帮。 【马帮.现状】一道远去却又回来的风景  “丁当,丁当……”日前,笔者一行穿山越岭,来到地理偏僻交通闭塞的湖北省利川市团堡镇梅家湾村,终于听到了久违的马铃声。只见由20匹马组织的队伍,正驮着水泥和空心砖,向大山深处进发。 “我们赶马已经有30年历史了,咱这里山高路陡,公路不通,只好靠马帮来驮运,比人肩挑背扛要轻松多了。”在梅家湾村,村民何世章和冉崇海便是两位赶马的好手。他们最心爱的两匹马,一匹叫“玉丁”,一匹叫“云中驰”。他们说两匹马近几年已经从山上运了几十万公斤的山货到镇上,又从山下运了几十万公斤的肥料和烤烟、煤炭上山,特别是去年冬季为修梅家湾村的公路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据介绍,他们的祖辈就以赶马为生,曾经长途跋涉古盐道从云阳到利川,可惜那时运盐的工具没有被保存下来。眼下,虽然村里的公路通了,但到每个组、每一户的公路还没有通。山大人稀,从一户人家到另一户人家有时要走好几公里路,要翻好几座山梁,所以,他们十分爱惜自己的马,他们深深地知道,散居在乡旮旯的乡亲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的马力。 现在,他们不但用马来驮东西,也用马充当交通工具。赶场的日子,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突然有位山里人骑着马走进集镇,拿时下流行的语言来说就是“酷”,在街上就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当地村民们看来,马帮毕竟是一种比较落后的事物,迟早会淡出这个社会,被这个时代所淘汰。赶马人确实不愿意自己的后代再继续从事这项工作,但他们依旧觉得,总有交通不便的山区,电力铁塔、通讯铁塔等等都需要赶马人。所以这些马帮不但有了市场,而且有愈来愈状大的趋势。 【马帮.历史】起源于1000多年前 “马帮至少起源于1000多年前,马帮行走的茶马古道是目前世界上已知的地势最高最险的文明传播古道。”湖北利川市民俗专家谭宗派介绍说。 在中国古代,官方驿制的时兴时废一直是交通方面,也是社会发展方面的大问题。从清末到民国初年,中国官办驿运大大衰落,而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各地间的商品运输流通需求大大增长,民营的商团化马帮便迅速发展起来。专门从事大宗货物长途运输的马帮,骡马多者数百匹,有的甚至多达数千头。 马帮商团化的出现,明显地具有资本主义运输生产的特征,同时也有着浓厚的传统行会的特色。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马帮与工商业主之间建立相对固定的依存互利关系。马帮首领俗称为“锅头”,他既是经营者、赶马人的雇主,又大多是运输活动的直接参与者。马锅头经常与商号密切合作,互成大富。 因转手贸易需要,商号一般都自己养有马帮,形成自己的运输力量,少则二三十匹,多则二三百匹,来往贸易全靠骡马一站站、一程程地把货物在产地和需求地之间来往运送。 据估计,到抗日战争期间,鄂渝之间的马帮约有10000驮之多! 【马帮.生活】身处险境随时玩命 家住湖北省利川市团堡镇的八旬老人冉白清,曾有过在古盐道赶马的历史。据老人介绍,他们从利川到重庆万县,主要驮运一些土烟过去,然后又从万县水码头驮盐回来。他极力描述老万县十里洋场的繁华,事隔几十年,仍然对当年赶马的一幕幕记忆犹新。 马帮所经历的冒险性是人所共道的,他们身上最为突出的特征就是他们的冒险精神。为了生存,为了贸易获利,马帮们几乎是以自己的生命去冒险。这种冒险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生意上的冒险。马帮大多活动在现代商业社会远未成熟的时期,法律不仅不完善,在许多地区简直形同虚设,马帮要做的每一笔生意,都有着极大的风险,加上政治局势的极不稳定,更增加了这种风险。有的人固然因为马帮贸易而兴家发财,但更多的人干了一辈子甚至几辈子,仍然一无所有。二是面对严峻的大自然的冒险。马帮运行的古道各条线路,自然环境都异常危险艰苦,风霜雨雪,大山大川,野兽毒虫,瘟疫疾病,随时随地都能置马帮于死地。绝大部分时间的野外生活,对任何一个赶马人和马锅头都是严峻的考验。不知有多少赶马人和马锅头就这样弃尸荒野,死于异土他乡,有时甚至连收尸的人都没有。三是土匪强盗的威胁。当时的地区,土匪强盗十分猖獗,尽管马帮都是全副武装,但仍不时遭到土匪强盗的袭击,死人损货的事时有发生。这种种特殊的生存境况,决定并造就了马帮的冒险精神。 所以,过去干马帮就等于冒险,就等于拎着脑袋找饭碗。只要走上了马帮路,就等于立了军令状,是死是活,是找钱发财还是血本无归,全靠马帮自己的运气和能耐了。在过去,众所公认,无论在哪个地方,能干马帮的都是些勇敢的人,是些意志坚定、能力高超的人。 【马帮.文化】特殊行业独具魅力 从利川到万州,现在坐车走318国道要3个半小时,利万高速开通后,只需50分钟。然而,过去跟着古盐道行走,要三天时间才能到达。由此可见,赶马人是艰辛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利万公路开通后,两地靠汽车运输,马帮的长途运输就基本没有了。 据冉白清回忆,马脚子必须听从马锅头的指挥,马锅头就是他们的头儿,是一队马帮的核心,他负责各种采买开销,联系事情,甚至在野外吃饭时,也要由马锅头掌勺分饭分菜。赶马人只是马锅头雇用的小工。但马锅头和马脚子之间并不单纯是雇主与雇工的关系。马锅头,尤其是一些小马帮的锅头,大多是自己参加赶马帮的劳动者,与众多赶马人同吃一锅饭。锅头的名称也就由此而来。有的赶马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两匹骡马,上路时将自己的骡马加入马帮,赚取自己的一份运费;如果再有些本钱,更可以备上一些货物驮上,自己也就有了一份利润。这样发展下去,一些马脚子就成了小马锅头或小老板。   马帮作为山区独有的一种经济交通方式,作为一种独特的行业,作为一种独特的文明文化载体,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和社会组织,在历史上有着重大而特出的文化意义。 不同的人,对马帮有着不同的解读。如今的柏油路,也不再是当年的古道。在古老文化和现代文明的交汇中,即使我们不情愿,马帮这种底层人艰难行走的文化,也终将渐行渐远。 代之而来的是一种新的现代马帮的短途运输,不久的将来,马帮文化又将有了新的释义!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