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湖北 > 雄关险道鱼木寨

作者:陈小林上传时间:2020-03-14

下一图集

雄关险道鱼木寨

湖北利川鱼木寨,坐落在利川谋道的深山密林中。上山进寨的第一道关便是立在万丈悬崖边的“三阳 关”,据当地人讲,三阳被喻为天、地、人,能合三为一,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者,方能过关进寨———从山下叫鸡头沟的河边沿着石级一步步向上,约莫三公里左右,便来到了进寨的古栈道下。 那栈道是修在几百米高的悬崖上的。抬头望,只觉得细雨飞洒在脸上,原来是崖上的流水跌到半空中,变成了如烟似雨的水雾。山谷中冷风嗖嗖,松涛翻涌的声音和着三两声鸟叫,让周围变得更加寂然,幽远。我耳畔仿佛响起一个远古的声音:上来吧,勇士,来看我们古代的英雄们是如何在这栈道上把敌人杀得人仰马翻、葬身谷底的!是的,那山风,那松涛不就是催征的号角进军的鼓点么?立刻,我眼前浮现出了当年那位马土司镇守鱼木寨与敌人激战 数月的壮烈场面:风啸马吼,战旗蔽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满空翻卷的是战斗的烟尘,那山谷回应的是刀枪的厮杀声。 数月之后尘埃落定,剩下的全是些亲人在半山坡上,在山谷底层掩埋尸体,在呼啸的风中焚 香烧纸,跪哭亡灵,然而,死者已逝,活着的人擦干泪水又在准备下一场战斗了。 时光如梦,历史如梦,战争如梦,全都遗落在这凶险的古栈道上,让后来者翻阅。 古老的民居、古老的民风犹在,那民居成了在秋风中飘落的最后一片黄叶。 烟雨迷蒙中,六吉堂,这鱼木寨最后一栋古民居飞翘的檐角像要乘风飞去一样,那榫头连着古往今来的许多故事。其实,当年这样的古民居遍布寨子的山山岭岭,沟沟岔岔,保卫寨子的人就在这古民居里和来犯者战斗、厮杀,前仆后继,鲜血飞溅。人倒下了,古民居没有倒下。不朽的是精神,即使把业绩刻在石碑上想万古流芳,也一样被岁月风化。死去的人是守不住 自己的房产的,除非活着的人帮助。 始建于清同治五年的成永高夫妻墓,很堂皇,很气派,有三道大门,两个院坝,善男信女花鸟虫鱼在墓墙上舞蹈了近两个世纪。这墓,几百名工匠雕凿了三年,雕出了六个长篇小说般的故事,有近千个人物和花鸟造型,大多是歌颂美德、歌颂爱情的,所以,它们留到了今天。他们是一个民族,一种精神,一种依附于大自然对命运不屈不挠的斗争史! 寨门,像一座风烟中的哨楼,立在山梁上,于天地之间书写着一个民族的古老历史。 进寨,那仅容两人侧身对过的小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简易公路,行者、观者方便多 了,然而面貌已非昨日,那时守寨的马土司为什么要把寨建在这么奇险的山梁上呢?那仅容两人侧身对过的小路,他还要用十多门大炮守护起来。那轰鸣的炮声响起来了,尽管这只是一个山梁上的一座寨子,一样的有人来犯,早已准备好的谭土司率部攻寨来了,战旗飘飘,杀声震天,攻寨的拼命攻,守寨的拼命守,数月之后,寨依然是那个寨,山依然是那座山,守寨的人依然是那些守寨的人,攻寨的人却伤亡惨重,而此时竟从山上飞下活鱼无数,像是从天而降,谭土司长叹一声:天意呀!吾攻此寨如椽木求鱼,罢罢罢!遂带兵离去。 鱼木寨便从那时走到了现在!它是沿着那条只容两人侧身对过的小路走来的,它会沿着今 天这条大路走向未来。其实,不管怎样,那山上古老的民风没变,山里人好客的豪爽没变,勤劳山里人的传统美德没有变!只要有这些就足够了!
热门图集